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周以升 > 悼百三先生千古

悼百三先生千古

先生去了......我甚至没有意识到,他已经68岁了。他也才68岁啊[流泪]

先生永远慷慨激昂,激情满怀。如此锋芒毕露有力量的人,往往让人忽视年龄的侵蚀。有谁知道,自2008年起,他已罹患绝症,却始终活跃在资本市场第一线,从未懈怠,甚或更为勇猛,先生浓烈的家国情怀,在明哲保身熙熙攘攘之当下,以“杜鹃泣血”来类比其投入与悲壮,也算不得过分吧!

先生在复旦管院产业经济系执教,我们产经班9个学生均与先生亲近。我彼时刚刚跨专业投入管院门下,热情于商科相关。对资本市场几无所知,是先生屡次强调我们这一代若错过资本市场会有大遗憾,遂认真探求,毕业时有幸自外资投行开始职场生涯,说起来多拜先生提点。

真正与先生的深入接触是其经典课程《当代中国经济热点与政策》,名为经济政策,实际上融合了金融和资本市场,是产经的必修课。这门课复旦学经济金融的无人不晓,甚至吸引许多外校来蹭,原本30多人的课堂,每每涌进200来人,蹲的站的,水泄不通。先生讲课几乎不用课件,当代经济演变历史信手拈来,庙堂趣事亦如数家珍,其性情率直幽默,情感生活、八卦秘事也都尽数道来;加之不拘小节不修边幅,与讲课时的指点江山慷慨激昂强烈对比,实在复旦一景,一奇人也。先生做学问讲求知行合一,鼓励大家毕业后投入市场第一线。先生授课和学问风格与其他学院派老师迥然不同,因此校内外褒贬不一。其中滋味待多年后回味,去芜存菁,才更能明了其价值。

除了激情讲授,先生更将课堂变成开放式的大讲堂,请业内顶级实战专家进行分享。比如业内极具实战和理论高度的永山先生也曾受邀前来,从毛泽东的军事思想与投资,到西方投资流派理论梳理,从巴菲特到索罗斯,结合国内实战一一剖析。对我这半路出家的人来说,几乎塑造了我对金融最基本的理解框架。有言道文人相轻,先生却极力推崇他人,鼓励开放与碰撞,如此胸襟学者中实在少有人能及,这亦是先生学问之外的过人之处!

在校期间,先生曾组织产经班乌镇舟山游玩,也曾有若干研究课题召我加入。可惜那时为实习疲于奔命,屡次错过,现在想来甚是遗憾。然而先生大力鼓励我们坚守兴趣和方向,刻苦学习,莫辜负年华。当时刚开启校园恋爱,然儿女情长实非所长,女友埋怨我不懂浪漫,每每调侃说:你呀,怎么和老谢一个味儿。最终毕业前夕黯然分手,也曾数年神伤。 但今日忆起,若能得先生熏陶一二,有“老谢之味”当是我辈荣幸吧!

先生对于人生学问之热烈浓郁,对经世济民之良知情怀,对日用享乐之大不讲究,世所少见。时下学人皆以西学为先进,厚数理而薄常识,重理性而轻良知,先生之呼吁一旦绝响,世人方知其难得。待我辈涉事既深,方知赤子之心,何其珍贵。

毕业后,关于先生的信息多自媒体传播,多有过滤真实待考,亦获褒贬不一。然而先生浓烈的精气神儿让你无法忽视他的存在。他的仗义执言,加上憨直的表达方式,再兼急切的拳拳之心,是中国资本市场难得的声音。时人有以其宣讲与朱总理等旧事为忤,然而先生孤身一人状告财政部,屡次批评监管官员甚至总理,又岂是趋炎附势之辈可比。

除了与先生每年过节问候来往,毕业后仅有两次见面。一次2008年危机正酣,我尚在风雨飘摇的美资行,蒙先生颇多鼓励,建议考虑国内机构可有作为。另一次是2011年在北京鸟巢旁格兰云天酒店,与永山先生三人相聚。彼时创业未久,有憧憬也有挑战,先生精神虽不似往日奋发,也一如既往热情乐观,勉励再勉励。如今回想起来,先生彼时鼻咽癌已是晚期,怎料竟是最后一面[流泪][流泪][流泪]。

前日得知先生故去,正好与家人路过格兰云天,忆起这段往事,更是唏嘘不已,份外伤怀。

回顾与先生之缘分,虽浅亦深。所谓浅,我只是先生万千桃李天下中的泯然众人;所谓深,先生的课堂上给予我对金融最本初的理解,先生对良知常识的坚守更成我辈楷模。

中国资本市场从来不缺游刃有余的精明,却匮乏良知和对弱者的关怀;从来不缺纵横捭阖的野心,而取之有道者稀少。学界不乏复杂建构的理论,然而真性真情坚守常识者孰几?随波逐流者如过江之鲫,然不畏权贵仗义执言者又有几人欤!

世间再无谢百三!

2016年10月6日上海龙华殡仪馆,与先生最后作别。

 

与同学共做一联缅怀先生:

    教书育人桃李成蹊平生不倦洒百千万芳华

千 

    针砭时弊舍身得仁直言无忌近三不朽功德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周以升 泣拜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2016年10月6日于上海-北京途中



推荐 7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