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周以升 > 弟兄们——写在高和创立第8个年头

弟兄们——写在高和创立第8个年头

 年前是交易旺季,按照惯例,高和把年会放在年后,也就在昨天。

年会安排了入职五年员工的颁奖礼,一算竟有16人,而团队也从3个人的小作坊发展为超过70人的团队。5年只是岁月的惊鸿一瞥,然而在一个创立刚过7年的公司工作了5年,也不枉是人生难得的坚守体验,难怪这一环节的主持者吴锋,竟数度哽咽。

结束时,吴锋坚持让合伙人再说几句。一贯嘴拙的我,对发言这事儿,总是能推则推,但这一次,着实絮叨良久。整个过程中,内心最蓬勃涌动的那个词便是——弟兄!

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的偏执,以及在偏执下的紧张,相信给同事们造成了不小的压力。老陶说我这两年已经放松了很多,而老唐则告诫说放松的还不够。于我,这实在是一种苦苦的挣扎,得闲总爱翻看王阳明、克里希那穆提、宗萨……,实质都是为了缓解甚至摆脱这种挣扎。

然而此刻回头望去,一路走来的苦乐点滴弥漫,我似乎感受到了内心的舒缓和愉悦。

(一) 执念

说起自己对创业的执念,大概是源自工作初期在外资投行和基金的经历,那时候既开了眼界,也吞着委屈,外资的经验与标准受益匪浅,与国内资源与政策的各种磨合匹配,也同样令人痛苦。无名如我,暗自嘀咕:能否有一天,也搞他一个接地气又高标准的组织出来?感谢年轻时的不知天高地厚,令机遇到来的时候,给我盲目的自信与冲动。然而创业维艰,现实与理想的巨大差距,紧张的情绪压倒般袭来,总是觉得努力的不够还不够,总想着能不能快些再快些。我特别能理解吴锋的感叹,企业这个功利组织,万难有田园牧歌般的诗情画意,也决不能仅仅是情怀。

感谢老苏,在很多次交流中,我们领悟到:企业因社会和经济的问题而生,因问题的消解和自身解决问题能力的弱化而死。问题的宽度与广度决定企业的潜在规模,企业解决问题的深度和质量决定其生命力。这就是企业这一组织形式的经济及社会价值。基于具体问题的持续解决,企业获得相应的回报,更得以延展边界,不断壮大;并由此获得解决新问题的入场券,持续发展。正如个人,我思故我在,事上磨砺,方见本来。

因此,认准问题,埋头苦干,千方百计聚焦于提升解决行业问题的功力。而纠结于能否以及何时成为行业大腕儿或者比肩哪位标杆,毫无意义。中国市场如此巨大,专注于解决中国自身的切肤之痛,一定可以塑造面向世界的企业。

领悟到这些,仿佛抽身而出,站在一个更远更高的角度审视脚下之路,焦虑之感渐次散去,一城一池的得失也豁然释怀。

我们几个想明白,对高和而言,就做透一件事:盘活存量商业地产,塑造高品质投资产品,对接国内日益蓬勃的投资需求。

然而,内心的忐忑仍然在:为何是你们?你们是最恰当的人吗?我自己准备好了么?

说起来,人生很多重大的选择其实都在一瞬间,很多事情启动的初始能量,从来不是理性的分析,仅仅需要莫名其妙的一念回转,埋下一个无条件信任的种子。

(二) 共鸣

诚然,人生之幸莫过于相知相守!从这一点来说,老天实在眷顾我,在还很年轻的时候,便让我拥有这样的幸运:一个是我的爱人,另一个是老苏,巧合的是认识他们的时间非常临近,从初次见面到推心置腹同样非常短暂。

几次交往,她对我说:(虽然你有很多毛病)但应该就是对的那个人!

几次交流,他对我说:(虽然你很年轻)但是一起合伙干吧!

就是这样人生只若初见的共鸣,让你可以把后背托付,从此吾道不孤!

就在那一年,我定下了婚期 ,也开启了创业之路!

如果说,只有把第一眼的钟情沉淀成柔和的亲情才能收获婚姻的历久弥坚;那么,对于事业来说,则唯有把瞬间的共鸣升华成共同的梦想、弟兄般的支撑以及勇猛直前的行动,才有未来。

(三) 弟兄及弟兄们

我自小酷爱三国,或粗或细的看搜罗来的各版本三国相关的小说或影视作品。其中,最爱听的是1994版电视剧中,桃园三结义的配曲《这一拜》,每每听到旋律中铿锵有力的“长剑在手,刀剑生辉,看我弟兄,迎着烽烟大步来”,总觉热血澎湃,击节而起,不能自已。

站在年会的现场,在兄弟朋友们创立的Hitalk,微醺之中,望着笑意盈盈的熟悉脸庞,我一下子真切的体会到了合伙制的意义:

就是集合这么一群弟兄,无论男女个性,各自忠于内心,无边界成长;但又精诚合作,一起引领创新,专业精进,创造价值。

弟兄们坚守在高和这个小组织,阔步在商业地产这个大舞台,专注坚定地做难而正确的事,壮志满怀,刀剑生辉,大步而来!

这就是我人生中结义的弟兄们!也是我所能想见的,创业的幸福与意义!

2017.3.11

 

《这一拜》

这一拜

春风得意遇知音

桃花也含笑映祭台

这一拜

保国安邦志慷慨

建国立业展雄才 展雄才

这一拜

忠肝义胆

患难相随誓不分开

这一拜

生死不改

天地日月壮我情怀

长矛在手

刀剑生辉

看我弟兄

迎着烽烟大步来#



推荐 251